港交所今日迎7家IPO香港强势融资能力巩固金融中心地位

中新社香港7月10日电 (史冰筠)香港交易所(港交所)10日迎7家新股上市,多只股票逆市上涨。专家指出,近期内外资金涌入和内地企业扎堆赴港IPO(首次公开募股集资),提振香港资本市场,有助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应因疫情,港交所继续采取“云敲锣”上市仪式。值得一提的是,10日上市的7只股票全部来自于内地,除1只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中国蜀塔属于电气设备行业,其余主板上市有2只服务类股、2只医药股,1只传媒股和1只电子烟公司股票。其中医药股最受瞩目。眼部医药公司欧康维视生物,股价高开43元(港元,下同),较招股价高近2倍,收报37元。此前欧康维视认购阶段超购1892倍,中签率仅为5%。同一天上市的医药股永泰生物主营业务为细胞免疫治疗,收报15.4元。

当天的会议由陆正耀控制的家族基金Haode Investment发起召开,提议对陆正耀等四人的董事职务进行罢免投票。而陆正耀一派之外的其他股东,则在此前于SEC网站提交文件,呼吁大家在此次投票中不要投票罢免正负责内部调查的邵孝恒,并且强烈暗示陆正耀干扰内部调查。

“作为主席,驳回你的异议”。

因Haode Investment持有的瑞幸股票早前曾被法院判决清算,因此其他股东对这些已经被清算的股票的投票权提出质疑。但陆正耀不仅不允许律师接入,而且还直接说出一句小孩过家家似的话: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此前瑞幸内部的独立调查显示,陆正耀有两大“罪过”,其一是,调查证明陆正耀已知悉或本应知悉那些用于抬高瑞幸销售额的虚假交易,其二则是他并没有全面配合本次调查。这些结论都没有出现在此前瑞幸提交给SEC的第二次调查结果更新中。《华尔街日报》称,当陆正耀被邮件问及此事时,他的回复让人似曾相识:

此外,新股之一的电子烟龙头思摩尔国际逆市翻近一倍,收报31元。恒指10日收跌482点至25727点,本周总体升354点。信诚证券联席董事张智威认为近期香港疫情反复,给投资者带来忧虑,但此前港股从6月开始已攀升3000点,今日的小幅波动属正常范围。他说“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预测恒指在25400点左右会回头。

对于4月以来外资和内地资金不断流入香港,张智威指出,这反映中美贸易摩擦和“制裁”未导致“走资”,投资者依旧看好香港未来发展。他预计下半年和明年会有更多中概股选择香港上市。(完)

永泰生物董事长谭铮对记者表示,公司作为港股中第一只专注于细胞免疫治疗的生物科技股,募集资金为科技研发和产品商业化提供支持。谭铮表示,从行业角度来看,中国肿瘤免疫治疗赛道规模巨大,且仍有大量的增长空间,2018至2022年增速约为34.6%。在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免疫细胞治疗也备受关注。

如今陆正耀主导的又一顿操作过后,瑞幸的董事会成员从陆正耀、郭瑾一、吴刚、曹文宝、刘二海、黎辉、邵孝恒和庄伟元,变为郭瑾一、吴刚、曹文宝、庄伟元、Ying Zeng和Jie Yang。前三位是陆正耀的公开支持者,而最后两位独立董事则是由陆正耀控制的股东机构提名。陆正耀完成对董事会的清理。

所以接下来,这场真人秀的看点就到了内部调查的下一次公布结果,以及陆正耀的主要持股被清算后的应对上。

对此,华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杨玉川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宏观来讲,总体趋势利好新科产业。尤其是生物科技类产业受国家政策重视,全世界也备受关注。技术上,欧康维视等公司拥有一流技术,虽然现时盈利水平一般,或尚未盈利,但其经过长期研究试验,已来到产出成果的阶段。但他也指出,投资者需要注意,科学技术发展变化大,企业业务和业绩表现有不确定性。

“谣言!不是真的!”。

这是一场争夺董事会以及内部调查结果控制权的闹剧。而陆正耀仿佛一位入戏太深的蹩脚真人秀演员,在众目睽睽下,试图靠着充满浓浓土味的一系列小动作来做最后的挣扎。

同时,陆正耀此前曾以瑞幸股票作为抵押,从摩根士丹利、瑞信和海通国际等银行手中获得逾5亿美元的保证金贷款。瑞幸咖啡爆出财务造假事件后,公司股票大跌,市值蒸发超百亿美元,上述多家银行即使出售了陆正耀抵押的股份,也仍有超过3亿美元的贷款无法收回。

6月16日,开曼群岛法院裁决称,鉴于陆正耀未能在2020年6月1日前如期偿还约3.24亿美元的债务,瑞信等多家贷款方有权清算陆正耀家族控制的Primus Investments Fund和Mayer Investments Fund。除了Primus之外,陆正耀的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同样面临被清算的风险。7月6日英属维京群岛商业法庭将审理瑞信要求对Haode(持有瑞幸23.94% 股份),以及瑞幸前任CEO钱治亚控制的实体Summer Fame Limited(持有瑞幸15.43% 的股份)进行清算的申请。截至发稿,判决结果尚未公布。而一旦两家机构被清算,陆正耀将失去所有瑞幸的股份,在瑞幸的地位也会岌岌可危,而黎辉刘二海们虽然被踢出董事会,但股票依然在,依然是大股东,届时新一轮闹剧可能立刻又会上演。

受相关政策影响,近期香港金融市场较为活跃,内地企业扎堆来港上市,中概股股价创新高。杨玉川对香港整体金融市场发展趋势表示乐观。他指出,“港交所上市的内地新经济股,比如阿里巴巴、网易和最近回升看好的小米,都和中国经济发展比较紧密。”他认为活跃的市场代表香港集融资功能提升,更加“巩固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这一系列举动的确像极了一个执掌22亿造假公司的董事长会干出的事情。只不过这处心积虑的操作,背后目的也太过明显。或者说,瑞幸董事们各怀鬼胎之心,如今早已路人皆知:黎辉为大钲资本董事长,刘二海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他们与陆正耀原本是坚固的“铁三角”,却因为瑞幸造假事件的独立调查而反目。即使已有一些对陆正耀不利的证据,他仍希望通过操纵所谓“独立调查”使自己看起来更加清白无辜;黎辉和刘二海则试图强调自己投资人的身份,弱化在瑞幸创业中的参与度,降低造假事件对自己的负面影响。

这一系列看似遵循上市公司章程,实则野蛮操作的内斗,其实只是戏中人斗自己起劲。归根到底,这是一场系统性的自上而下的巨额造假,这些董事有多希望证明自己无辜,他们的参与度可能就有多高。他们的信用在围观的人们眼中早已破产,现在人们只是在围观一场土味董事长主演的荒谬真人秀。

截至目前瑞幸方面仍未公布当天的投票情况。而据腾讯《潜望》对当天董事会的还原,当天的投票几乎变成陆正耀一个人的表演。

此前,黎辉和刘二海们已经发起一轮攻势,试图在此次的股东会之前先把陆正耀投下台。他们甚至在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宣称董事会的大多数支持他们。但7月2日,免除陆正耀职位的提议未能获得三分之二董事会成员的支持。

一顿操作后,陆正耀宣布按他的主张对投票权进行计算——陆正耀一方持有45%的投票权,掌握出席股东的多数票,对大会讨论的提案有决定性表决权。但即便如此,陆正耀还不放心,就连投票结果的计票,都是黑箱操作。据《潜望》报道,“陆正耀与瑞幸咖啡的一名女职员带着这些投票离开了股东大会现场。再回来即是公布投票结果。”